301101.jpg                                    圖、文•鄭國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五十三:

風水化官災法:「挨金剪火」

 

 

 

    

                   該別墅之後山來龍中出一脈結陽居,左右方龍虎原身出脈抱拱,主富貴雙全

                                     

    二○○三年五月一日勞動節,筆者應邀出席由本人做風水顧問的沙頭角瀚海翠庭之入伙儀式。筆者給現場準業主講解家居風水佈局講座後,發展商於中午在附近酒家舉行慶功宴,席上董事長魏先生除多謝筆者近大半年來時常出入其樓盤,為部份拿不定主意的業主決定樓層、單位及定時舉辦嘉年華會,更表示四棟近五百個單位,只剩下不超過二十個單位,公開發售期不到一年,其業績、銷量已是沙頭角區的冠軍銜頭,比附近公開賣了兩年的樓盤才賣出六成單位來說,可算十分成功了。這是筆者又一自我挑戰成功的樓盤。讀者們一定記得我寫過自己認同符合風水法度的樓盤,筆者才會為該樓盤做風水顧問,因聲譽悠關也。

 

令風水界蒙羞一往事

 

    執筆至此,筆者想起一件令風水界蒙羞的往事,話說有一半途出家之風水老人,某年某月拜師女徒弟的朋友家有喪事,女徒弟對風水老人十分尊敬,一心介紹生意給師父,一來盡孝,二來希望自己可以從旁學習。怎料那風水老人可能看不起自己女徒弟的朋友,或自視過高,更可能生意太多,收了主家十多萬元的風水費後,竟然叫主人家自己到深圳大鵬灣找某人到某區某段,某某的幾個號數中挑一個即可。可憐那孝子根據風水老人所指示的那批風水寶地號碼中尋找,發覺早已全部為他人所買,情急之下當即致電給香港風水老人。風水老人當時怎樣為自己打圓場,筆者不大清楚,只知道那孝子後來打電話向那女徒弟投訴,說當時風水老人態度十分差,收他十多萬元,竟然沒有一點職業道德。而那女徒弟後來又收到風水老人來電說:「你那朋友十分麻煩,你知道他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在做什麼嗎?」女徒弟一頭霧水,不知所措,風水老人再說:「我當時在屙屎呀!」此事是那女徒弟親自向本人訴苦,更表示早知如此,倒不如不作介紹,好過後來連朋友都無得做。筆者當時笑說各有前因,而那風水老人從此就多一個外號:「風水屎(師)父」了。筆者寫出這個笑話,別無他意,只希望我們以此為鑑,勿使數千年來的中華文化蒙污,而愧對歷代風水祖師及堪輿界各位明師。

 

                               別墅右方白虎前起金星,大利權力及女性,遠方近有筆架峰護峽避凹風

 

 

國內高官官運不如意


    言歸正傳,當日慶功宴上魏總介紹一位高官給筆者,高官客套一番後表示,日前官場不大如意,曾請魏總回家鄉別墅小住兩天,魏總覺得其別墅好像不大對勁,他官場上的問題可能與別墅有關。但他表示那別墅只是父母長住,自己則只有周末兩天假日才回去度假,不會那麼嚴重吧!魏總表示不妨介紹筆者給他研究一下,所以今次趁筆者在場,請筆者抽空到紫金鎮走一趟。

 

    事不宜遲,兩日後的星期六中午與魏總出發,從高速公路至鄉村小徑,共三個小時的車程,到達紫金鎮張宅,張先生已與兄妹先回家鄉等候。魏總的房車未到張宅別墅前,筆者看見附近山巒,已知身在一個風水局中,再看前方一幢三層高的別墅,已知目的地就在眼前。甫一下車,筆者便在別墅大門環顧四周,用巒頭法定位,已心中有數,進屋後與張先生及其父母家人客套一番,趁著夕陽西下之餘光,上別墅三樓研究整體巒頭與理氣的風水休咎,其風水優劣如下:

 

 

      

           該別墅前龍虎相讓,遠方朝山及倒地木案山被新建之大廈遮擋,令到中明堂受損,不利仕途


水聚天心應出富貴中人


    一、別墅建在後靠金星開個字脈中出之處,前方有餘氣成金頭火腳。

 

    二、別墅左方青龍及右方白虎原身出於穴星兩旁,齊來相拱抱,為正體格,書云:「骨脈周圍宜剝換,龍虎須要詳明。」

 

    三、左青龍方一、四、七房的四房位置稍凹,幸比別墅為高,不致凹風掃腦。(此點為張宅所忌,其實只是青龍砂的束咽化氣位,更增青龍之福力耳。)

 

    四、右白虎稍高而成太陰金星,龍稍近而虎稍遠,成龍虎相讓,兄友弟恭之吉兆。

 

    五、前方正向及偏右有魚塘各一,成水聚天心,天心指內明堂中心,應出富貴中人,但龍身宜真,穴向有情才合,此局正合上述條件。

 

                             

                             該別墅外圍大門前面火咀成熟,現前方以種下順弓小樹以挨金剪火法化凶

 

 

巒頭理氣犯煞惹小人官非


    六、別墅外牆大門半邊對別墅行門,使自己宅門被外牆大門的一條方形大柱正線插入,令小明堂巒頭犯煞。而二○○三年廿四山「未」為太歲,該別墅正好坐丑向未,理氣犯流年大煞,陽宅三要門、主、灶,其大門犯煞,小人、官非到宅,誰人流年不利誰即凶。

 

    七、別墅之天門,即龍虎前之中明堂,從二○○二年年底大興土木建了一座五層高的建築物,即二○○二年下半年別墅已見明堂受壓,而使外明堂及案山、朝山均被遮擋,當官者朝、案被遮,權力架空已是不幸中之大幸矣。

 

                               

                                  2003年癸未年太歲到門及避火咀,筆者擇吉在酉方重開大門迎生氣

 

挨金剪火法化解官災

 

    八、現時別墅週邊大門前之火咀,與本年流年太歲「未」成大煞,使二○○三年春季開始即見凶險。筆者教其父母將火咀修圓及種植小樹成順弓向外,以挨金剪火法化解火咀即可。

 

    筆者分析過凶吉後,經張宅同意用正五行擇日法,為他們做一大吉日課,於「庚」方再一圍邊大門,而原有犯太歲之大門長期關閉不用,到二○○四年立春後再擇一吉日拆建造回圍牆即可。


                                            

                                                      別墅之大門被外門之大柱正對成沖

 

    張先生為了感謝筆者誠心相助,親自下廚用他父母所種的瓜菜,煮了一頓十分豐富的家鄉菜,招待筆者與魏總,更在紫金賓館訂了兩間要書記級以上才接待的總統套房給筆者及魏總,而每間房一天租金竟要人民幣八千八佰八十八元正,雖然可能他有折扣優惠,但也使我和魏總過意不去,因為兩個房之租金,可能是紫金鎮三十個工人的月薪了,罪過!罪過!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