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佩孚 

術數生涯隨筆-- 

 

 

 

算命的藝術 

 

   

    執筆寫這篇文的當天,適逢是「楊永強」局長宣佈辭官的日子,楊局長擔任衛生福利局主帥期間,適逢香港交上一場可怖瘟疫,令這個一直被視為福地的樂土,一夜間籠罩著死亡的氣氛,到處人心惶惶。最終一場災瘟亦令幾百市民無辜失去性命。在抗疫的時期,那些前線醫護人員所作出的勇敢仁愛表現,是值得令人敬佩的。也許這次「沙士」事件上有人表現不適或有失職之處,其實誰是誰非也不是本篇討論的範圍。只是楊永強局長的下台,令筆者再一次印證玄學術數的神妙。

傷官見官,高官仕途殞落

    還記得○三年中,在一次命理班授課時候,有一名女性學員詢問筆者,究竟楊永強先生與陳馮富珍女士二人的相格官貴在哪裡呢?也許因為那一陣子他們二人幾乎晚晚也會出現在電視螢光幕上,致使這女學員有這好奇一問。但筆者當時在命理班不講相學的原則下,並沒有直接回答這位女學員的提問,只打趣地說:「他們面相上何來官貴,今日暫且不說,只是經妳這一問之下,他們可給妳害慘了。」

    筆者此話一出,課堂上瞬間引起一陣嘩然,學員們有如此愕然反應也是筆者預計之內。接著筆者便道出箇中原因,手往黑板上一指,正是八字命理學通變星中「傷官」一詞。相信曾習八字的朋友們,對於「傷官」一詞都不會陌生,顧名思義,「傷官」即是傷害「正官」之星。在八字學理上,「正官」是害怕同時碰上「傷官」的,這種組合也有一個可怕的說法,正是:「傷官見官為禍百般」。可見「傷官」對於「正官」之貴氣損害之深。正當筆者剛剛在黑板上寫下「傷官」兩字,那名女學員便提出這個問題,正正構成了傷官見官的時空組合,「正官」何來?楊永強和馮陳富珍此二人也。筆者當日已斷言「沙士」一役會令這兩位「正官」的仕途殞落。

法無定法,以心為法

    學員們似乎對於這樣去分析二人的官運感覺很新奇,只是單憑一些風馬牛不相關的巧合,就足以立下斷言嗎?學員們內心有這樣疑問是正常的,只因他們的修為還未到達渾然忘我的境界,也就是「法無定法,以心為法」的火候。身體上一切感官皆能夠釋放,全憑「觸機」感應去達致下斷言的效果。當大家去到這個超然境界的時候,就會驚覺到很多準確斷言,往往是超越了術數計算範圍所能預知的。例如單憑八字怎能知道父母、情人的生肖呢?這樣的事例,筆者在課堂上多不勝數。

算命工作者,相等於藝術家

 

    筆者常常告訴學員,算命其實是一門藝術,算命工作者也相等於藝術家,因為一造命放在眼前,究竟應當從何論起,是沒有一個必定規則的。

    正如畫一幅山水畫,每位大師也有不同畫法,有些先畫山,也有些喜歡先畫水,總之到後來也是一幅山水兼美的佳作吧。

    實算命何妨不是如此呢?如同一造命,每位大師所表達的方式皆具個人風格,各有獨特精彩的地方。有如藝術品的獨一無二。大家認為是嗎?

                                                                                                              (全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