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李威信〔耀璋〕    

 

指迷悟真篇

                          

    由於曾與各師父及友輩茶聊,語及筆者之愚昧,叫筆者不要做傻事,故此對於一些幾百年來爭論不休的風水門戶及不同學理,暫且放下,所以上卷復寫關氏之學說。但由於這兩個月忙於香港道教節事宜及驛馬星頻,至江西省龍虎山祖庭觀看六十一代天師之墓,及來回湛江參與當地政協委員莫靜潾先生「丁母憂」之殯葬事宜,與及參與粵西唯一一間道觀「聖賢宮」擴建的風水佈局,例如「元辰殿」、「放生池」、「門樓」、「辦公室」、「道侶宿舍」等等,所以遲到四月十四日才看到九十四卷《新玄機》。

    首先,個人學術高低之外界評論,筆者並不在乎,甚至曾有一命理大師開玩笑的說﹕「估唔到你這個四眼仔做山墳做得那麼多,但又沒有賣廣告」。但歪曲事實及製造虛假,筆者就不能坐而不理,惟有以原文刊出以正視聽,讓讀者們評說筆者是否有詆毀一行禪師。(附圖為六十三卷原文---文中第三行玄學家應為玄空家)若有讀者認為上述文章,或者從本人在《新玄機》內過去所有文章都存在有辱及八宅法及一行禪師,敬希賜教。

               

 


    《地理人子須知--論堪輿宗旨》的一篇中有云﹕「聞喜邱公,術本神授,爵以亞父,乃進圖經三卷,真理氣心印,天機之秘訣也。唐高宗能以金函玉櫃藏其書,而不知翼世即有黃巢之亂,瓊林府庫,皆莫能守。僧一行能撰銅函偽經,以混其真,而不知兵間乃有曾楊之賢,金函秘書,悉為所得。

    另外,宋吳景鸞--《陰陽天機書表》亦有以上所云。

    一行禪師俗家姓名為張遂,唐玄宗時為大天文學家,因避開武則天姪兒武三思之纏擾,遂遁入空門為僧,改名敬賢,法號一行。時唐玄宗強收邱延翰之風水心得《理氣心印三卷》進入內宮,因驚懼邱延翰之風水驗徵而有損大唐江山,故特命張遂(一行禪師)入內宮秘室,授以密令制《銅函經》,以亂天下風水理論而保大唐江山。《陰陽天機書表》云《銅函經》內容「專以五行家例,拘以三十八將,至於變卦之法,悉皆倒裝生旺,反用體囚,自是二百餘年,不復有正經矣。」

    筆者所得之資料,乃參考古籍,至於一說「玄宗」、一說「高宗」,筆者相信乃手誤之錯,或者乃年齡長短之誤。而歷史提到武則天(公元684-704年)時期,則在位之君為唐高宗李治(公元649-683年)。而唐玄宗則時為公元712-756年,一行禪師生卒年份為公元683-727年。而更有些書籍提到《銅函經》乃早於唐太宗時呂才所作,但據正史《舊唐書》記載呂才奉太宗命修正風水典籍,去蕪存菁,並沒有撰偽經之訛傳。正史記載呂才著有《五行祿命葬書論》。而正史亦記載一行禪師著《五音地理新書》。《滅蠻經》據歷代風水史家所考証,只是一個不入風水正史的名稱,泛指偽風水理論,而一般人都多以八宅法為偽法,並以此法稱為《滅蠻經》。

    自筆者出道至今,筆者從未有提及哪一門學說為偽說,更不敢對前賢有所辱及,但風水典籍歷史內容,亦應該一一展示於人前,至於有些名師以八宅法而行道(關鳳翔前賢所述之八宅法則另闢蹊徑,詳見筆者之前關氏風水觀)而成大德,坊間亦認同其在風水界中地位。

    至於一些以偏概全,坐井觀天之人仕,對於現代流行於風水領域的計算法則,天運、地運、也攪不清------- 一個學風水的人仕可能學飛星,可能學六十四卦,而兩者(或三四者----有說三元九運每運二十年;有說二元八運缺五運、四六運各管三十年;或陽爻九年陰爻六年的卦爻運的兩元八運,河圖五子運等等不作天、地運計)元運計算法則則有別,故坊間則出現天運地運之說,若有不明之處,坊間習大成者有劉啟治先生,不妨參考參考。

    從來筆者都未有自己的「獨特的玄空學說」,只是把一門被人遺忘的學理公諸於世,數佰年或至上千年,理氣法則都未有新法面世,各家只是蹈著前人之路而另闢蹊徑,但成為新理論宗師,筆者嘆惜還未遇見。至於用數門不同學派處理一件風水案例,筆者與徒弟學員們都一同處理過,而且在每一項與此案例有關的術數學科,也一同放在案例中詳參。有些案例,由於採用多重學說計算成效得失,讓福主先避凶後趨吉,往往得到甚佳反應。故他們現在的術數事業亦發展不錯。而筆者主張的術數通才教授,其旨在此。

    至於純以巒頭斷事,筆者今次往湛江之行,同行還有賴建明師兄,聖賢宮李住持帶往一宅問詢風水事宜,筆者純以巒頭定案,說此屋落成後,先破財,後損丁員,後得聖賢宮李住持証實說他的一位女性好友已經死了丈夫及一男丁,現女主人亦身患惡疾。筆者邀請《新玄機》六十三卷提供案例的學員「關振昇」,一同在月底前往,共同參與此風水研究。(筆者的徒弟及學員之別,乃是凡跟筆者學習道家符籙才為徒弟,而只學術數通稱學員,但與學員之間只是師兄弟姊妹相稱,筆者只是他們的師兄,而筆者最喜歡他們能問難於我,皆因教學相長也,自己也有所得益。關振昇學員亦具各家知識,故現時以術數為生也活得很寫意。)

    至於個人修為方面,筆者需為授業者,但也不及學員關振昇,既然有人指點,不妨廣思集益,反正所有資料已公開,認為無料及有誤打誤撞之論,可否明確說出直到現在有任何大事曾發生過,凶事又在未來何時發生,教教後學。筆者曾提議找《新玄機》通天記者訪問此宅,把宅主過往數年之大事表例出來,再比較那「必然性」甚囂塵上之論者一一對証。但關振昇說:「既有人言謂陰德,吾且語汝,何謂陰德?世而知者不為陰德,聽人言而為之德,乃小德。莫以善小而不為,吾能為其改善解燃眉急,亦只能算小德。知為者力不遞,而能力証其非,使而濟之,是為大德。但這大德之仕,世多小見。」-----這些佛偈真是難明,難道關振昇佛學修為已臻化境。

    有與筆者茶聊之師父級人仕,問為甚麼人家指名道姓狂薄A也不回敬對方。筆者只能說個人榮辱事少,反正多年命格都是這樣,大有大薄A小有小薄A但身上又沒有少了塊肉。但若果大前題能讓中國風水學說有所裨益,人們能有機會以理性去學習風水學理,亦為一美事。君不見現在所看到之答案嗎?(但失去台灣及收回港澳的元運計算,尚未有虒芋A應要再研究,可能找到收回庫頁島及東北大片俄佔土地回歸時刻也說不定?)其實筆者要求的就是能自圓其說,不管你用甚麼計算法則,反正都是一切風水法則,但不能以偏概全。其實早在七運及至八運(筆者在此處引用三元九運每運二十年計)中國已經贏得「世界工廠」美譽及「中國威脅論」惡名,而實際中國綜合國力開始上升,緣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一顆「原子彈」及第一個「人造衛星」。而本地的電影業衰落,但在日韓兩國盛行已二十多年了,不信?請查查香遜q影博物館,據筆者資料所得,多年前韓日的市場,成奎安很紅,所以有些電影,為了討好日韓市場,本來全套電影沒有「大傻」的戲份,都會另加「大傻」戲軌作賣埠保証。那麼我們應在何處立極而論今天中國的國力,國人應當在風水多加努力。至於上卷另一位同文劉坤晢v傅,對於飛星立極斷事,筆者亦認同劉師傅的多角度詮譯,應對讀者有莫大啟發。

    筆者今年驛馬星頻,有幸再到杭州,定當一看當年秦少游曾到之岳王墳,看看那對對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也看看為甚麼秦少游說:「我到墳前愧姓秦」。(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