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與鍾世傑一面之緣    

    

 

 翁靜晶在《星島日報》的專欄堙A以「法律界傳奇鍾世傑」為題,連續寫了兩篇關於他的文章。在大律師余叔韶自傳式的大作《與法有緣》中,亦提及當年替鍾世傑打贏官司的經過。


 翁靜晶的文章這樣寫著:「日前有幸與鍾先生一同午膳,聽他講述當年,又對這位傳聞中的奇人,加深了認識。鍾世傑,聞名不如見面,好一個絕世無雙的傳奇人物!」


 余叔韶大律師在《與法有緣》一書中提及鍾世傑時,是這樣說:
「若有人問我,所有經辦案件中,那一宗最不尋常?我會毫不猶疑地選鍾世傑被政府檢控一案。」


 當年的鍾世傑,確是無人不識。據余大律師在書中的描述:
「鍾世傑在60年代,憑政府資助入香港大學唸社會學,畢業後按照政府資助條件,任職社會福利署兩年。他離職後投身法律界,並并入律師樓見習。70年獲律師資格後,在一家著名律師行任職助理律師,不久且晉升為股東律師。


 鍾世傑在短期內,憑著在裁判司署的交通案件中,代表的士和公共小巴的車主及司機,生意滔滔,繼而受委任為他們工會的法律顧問兼發言人。他的訴訟業務範圍亦擴展至另一層次,包括為了新界的士牌照和公共小巴牌照被取消控告政府


 到57年,鍾世傑執業律師已達5年,不但在事業及經濟上已創出一番局面,同時亦頗有名氣。他擁有豪華公寓,勞斯萊斯房車,高級意大利跑車和富豪牌汽車,以及名貴遊艇。此外又與妻子共同持有相當的上市公司股份。


 在這情況下,以他當時的身份、地位,還要勒索金錢,或企圖用詐騙方法來獲取利益的話,就真是令人費解。


 最奇怪的是他有意勒索的對象,竟不是別人,而是另一位著名律師張貫天,一間頗具規模的律師樓首席合夥人,前香港律師會主席。即使鍾世傑為了某些原故,真的需要設法弄點錢,也該找個比較容易下手的對象。」


 由於張貫天報案,鍾世傑被廉政公署拘捕。在法庭審訊時,由他的老朋友也是合夥人的資深律師張永賢,邀請余叔韶大律師替他辯護,經過冗長的訴訟,終於打贏了這場官司。惟是在審訊期間,法官不許保釋,鍾世傑飽嘗108天牢獄之苦。

 
 
這時候,我在《新報》任編輯。有一天,社長羅威(新系出版機構總裁羅斌的大公子)約我吃午飯,因為有一位朋友要請我看相。我問是誰?他說是鍾世傑。一來是羅威的面子,二來我也想見這位轟動一時的新聞人物。


 去到上環德輔道中的梨花園酒樓,鍾世傑已在座等候。由於近日來,報上常見他的照片,所以覺得很面熟。寒喧後我問他怎麼會找我看相?他說:「從拘留所出來,淋浴理髮之後,便立即去請著名相士陳繼堯看相。因為以往若有疑難,我都會去請教陳先生。」


    這次,陳先生替他看完相之後,對他說:「我的年紀大了,老眼昏花,恐怕會有疏漏。我有一位朋友,相法不錯,你去找他看看,以補我的不足。」鍾世傑連忙問道:「這位先生在哪堭噩P?我立即去請教他。」陳繼堯笑著說:「他沒有掛牌看相,是在《新報》做編輯。」鍾世傑說:「那就好極了,我和《新報》的社長羅威是老友,便請他介紹好了。」 

 
 
就是這樣,我與鍾世傑還是初次見面,便替他看起相來。可是,端詳過他的面相之後,我實在難以說出一句好話來,只好直話直說。記得我當時是這樣說的:「希望你有心理準備,因為在今年之內,你的人生規劃會有一個很大的改變,這個轉變,不是你所甘願的。再說得坦白些,你的專業資將會被取消,今後的事業,便會走上另外的一條途徑。」


 鍾世傑聽見我這樣說,臉色頓時灰暗起來,表情是有點半信半疑。這也難怪,若是我看對了,誰能受得起那麼嚴重的打擊呢?我接著說:「這次轉變,看來是避不過的。不過,你的事業不會因此而中斷,而是另有更佳的發展,日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

  
 鍾世傑只把我前面的一番話聽進去,後面的那一番話,當作是我對他的安慰,郤沒有放在心上。由於主人的心情抑鬱,這一頓午飯便吃得十分沉悶,草草收場。


 
過了兩個月,我受聘到吉隆坡的《馬來亞通報》做編輯。在那邊看到香港新聞,鍾世傑被律師會加以處分,從執業律師名冊上永遠除名。過了幾年,我乘火車經過沙田,看見一處很有規模的廠房,名字叫做「汽車城」,朋友對我說:「這是鍾世傑經營的。」我心媟Q:「柳暗花明又一村這番話,不是說來安慰他的,只不過鍾世傑當時忽略了。」


 我和鍾世傑,以後便沒有見過面。如今讀到翁靜晶的文章,才想起我和他,當年有過一面之緣。
(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