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贏了肥姐一百元    

    

 

 

 因為曾經編過《環球電影》、《南國電影》和《嘉禾電影》,又曾創辦過《新電視》,也寫過十多個電影劇本,還擔任過娛樂攝影記者協會的副會長,所以我和一些演藝圈中人,也算是很熟。有些演藝圈的朋友,見到我便攤開手掌,不是討債,而是要我為他們看相。


 有一次,《新報》編輯部來了兩位不速之客,是肥姐沈澱霞和李香琴,原來她們就在報館旁邊拍《大鄉里》的外景。這堿O羅斌買下的兩幢舊樓,正準備連同新報現址一齊拆卸,建成新報大廈。這種舊樓剛好適合劇情中的背景,以肥姐、琴姐和羅社長的交情,借個地方拍外景,還不是閒話一句?


 她們在休息的時候,打聽到我正在報館,便雙雙對對的走上編輯部,在我面前把手掌一攤,就要我替她們看相。此時我正在忙於編稿,工作是分秒必爭,便請求她們改期再會。惟是她們都說,因為心中有疑問,非要即時得到答案不可。經不起兩位阿姐的請求,只好和她們談條件,限定每人只准詢問一個問題。


 肥姐先問。她說年底便要移民去加拿大,因為這是最後的限期。因為她的家人全都去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在香港,十分孤單。若是去了加拿大,必須在那邊居住幾年,才能入籍,那就只好脫離演藝圈了。去是不去?她是猶豫不決。 


 我說她近來完全沒有出門的氣色,更別說是移民不回來了。肥姐再說,如果這次不去,以後便沒有機會再申請移民,她實在很不想和家人分開,真想硬著心腸從此退出演藝圈了。


 我問她肯不肯與我打賭?賭注是一百元。我賭的是:她不但不會脫離演藝圈移民到加拿大去,明年今日,我仍會在香港見到她。肥姐把手指伸出來,我們勾過手指,是賭定了。


 接著是替琴姐看相,她說這一部《大鄉里》。是她和肥姐、譚炳文三人,把全副身家都投資下去,若是有甚麼「冬瓜豆腐」,那就很慘了,所以連晚上都睡不著覺。我看了她的氣色,對她說:從今晚起,你安心睡覺吧。如果有空,就去新填地街的山貨店買幾個大籮。琴姐問:買大籮來做甚麼用?我說:預備《大鄉里》上映時來裝銀紙。琴姐說:承你貴言,如果像你所說的那樣,擺慶功宴時一定請你坐首席。


 後來,《大鄉里》上映,很賣座,還拍了續集,聽說慶功宴也擺了三次。為甚麼我只是聽說呢?別說是坐首席了,就連一次也都吃不到。因為那時候我不在香港,被吉隆坡的《馬來亞通報》聘去做編輯。俗語說得好:「食幾多,著幾多,整定!」


 過了好幾年後,我回來香港,有事去無線電視,正在茶水部和朋友談天。肥姐和鄭少秋進來,便坐在一起。肥姐把一張百元鈔票塞在我手堙A我愕然起來。肥姐說,這是我輸給你的。此時才想起曾經和她打賭過。接著,鄭少秋的手掌遞過來,這個相當然不能不看了。(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