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夢筆其他文章

                                           文•夢筆  

夢裡玄機〔之卅二〕

 

 

夢見紙幣不吉祥  

 

 

    最近有很多朋友問筆者,除了在新玄機雜誌寫稿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專欄,觀察後才知道已有人將筆者所寫的解夢程式發揚光大,儼然成為解夢專家,故筆者在此澄清,只有「夢裡玄機」此專欄是筆者所寫,其他的只是雷同而已,承蒙同行看得起在下的謬論,亦甚感榮幸。

    上一卷寫了一些災難性的夢例,引起一些朋友的疑問,詢問筆者有關這類的夢兆是否只通用於筆者家族中人,其實筆者自己也懷疑過,後來經過多年的解夢體驗,證實大部份可以共通,只有小部份涉及個人的認知而有所差異。例如夢見家中漏水,是很普遍的夢兆,家中漏水表示會有一些不好的事發生,可能是生意失敗或破大財等。家中親人試過夢見自己開的店舖漏水,結果是業主不肯續租約,要找地方搬遷。 

    有些人的第六感特強,和自己無關的事也會有夢兆,黃小姐就是如此,她夢見丈夫的好友家中漏水,這位好友在內地開廠做生意多年,不知為何忽然遭到內地稅務局說他漏稅,被凍結了所有資產,弄到焦頭爛額,問題後來雖然解解,但也損失不菲。

    夢見紙幣也是不好的夢兆,師姐陳小姐在道場認識了一位新皈依的師兄,這位師兄在深圳做生意,常常邀請陳小姐一起合作,但陳小姐不為所動,她私下曾對筆者說此師兄生成青雞面(相學中的術語,即面色帶有青黑),故不可信任。

    這位師兄便轉移目標找了另外一位師姐張小姐,結果張小姐心動,投資了十多萬和這位師兄在深圳開了一間髮型屋,並由師兄全權打理,張小姐只是做隱形股東,開張那天還廣邀眾師兄姐齊去祝賀。

    店舖開張不到一個月,陳小姐某夜做了一個夢,夢境中她見到張小姐和眾師兄姐要一起去深圳玩樂,張小姐並邀請陳小姐同去,但陳小姐拒絕了,張小姐便對她說:「我叫你去是因為我身上沒錢,想向你借錢。」陳小姐恍然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馬上拿出銀包掏了一千元給張小姐,張小姐很高興的接過去。

    醒後陳小姐第一時間找筆者詢問此夢何解,因為她不明白夢中的紙幣代表什麼意義,筆者說紙幣表示災難,而且是面額最大的千元大鈔,肯定災情不小,陳小姐馬上明白張小姐在深圳和師兄合作的店舖將會有問題發生,但穢馧o種情況難以示警,只好靜觀其變。


    隔了一個月,陳小姐得知張小姐在深圳的店舖因沒有交水電費而被切斷水電供應,店舖停止營業,後來更因為沒交租而被業主封舖,所有投資及生財工具皆遭到扣押到了這個地步,張小姐卻無法聯絡到那位師兄,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兩個月後有人告訴她,店舖又重新營業她去深圳一看,發現有人頂了她的店舖原裝不動地繼續做生意,老闆是那位師兄的密友看到這裡讀者大概會明白那位師兄欺騙了張小姐,吞佔她的投資,將店舖據為己有張小姐氣得要命,找律師想辨法,但最後始終不了了之,只好自認到霉,損失了一筆錢。

    陳小姐因為有一些面相知識而免於此難,這是她自己的福報。

    下一個夢例是筆者自己所做,夢境的內容也是和道場一位師姐有關。筆者夢到回道場參加聚會,並進了入洗手間,裡面有三間廁格,其中一格門上掛了一條圍裙,圍裙的下擺卻有一滴滴的血不停的滴落在地上,而圍裙的口袋裡有一張紅色的百元鈔票。筆者正考慮拿不拿的時候,卻有一位李師姐和她的兒子走了進來,她一進來便直接走到圍裙前,一手拿走圍裙口袋內那張百元紙鈔,並很高興地隨手遞給她的兒子。

    這是一個非常壞的夢兆,夢中的環境和物件全屬不吉祥。先是廁所代表厭悶,滴血是身體有傷,紅色紙鈔更表示災難,至於圍裙則暗示了裙帶關係,因為李師姐和她的兒子是母子,故十分貼切。既然夢境中出現的代表物都有了定義,這個夢就很容易理解,筆者知道此二人會有事發生,看來是身體有所損傷,但將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卻無法猜測,更無法示警。一直都說有些人對夢兆視為無稽,尤其不是當事人所做的夢,如何言明?只好又是靜觀其變,很是無奈。


    李師姐的兒子當時在外國升學,沒多久因為玩滑板摔斷了手腕骨,痊癒到差不多時又摔斷了腿,結果要暫停學業,回港休養。至於李師姐本人則忽然嚴重貧血,嚴重到要入醫院輸血,做了全身檢查,什麼都驗過,身體健康完全沒問題,無法找到貧血的原因,但久不久就要進醫院輸血夢兆是四年前的事,到今天李師姐還沒痊癒,中西醫不停地看,依然還是定期要輸血。所以看他們所發生的事,完全驗證了夢境中的預兆。俗語說好的不靈醜的靈,這種不吉祥的夢兆筆者衷心希望還是少做為妙,因為無法阻止,徒添憂慮。

    在此順便多謝筆者身邊的親人、朋友和師兄姐們,肯信任筆者,提供很多夢例並不介意發表出來,使到此專欄內容豐盛,真的要衷心說句謝謝。(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