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徹威其他文章

                                       

餓鬼與地獄清楚呈現眼前

   〔初刊於本刊印刷版第九十一卷〕                        文•徹威  

 

     最近我有一個老表辭世,才五十多歲,過程令我有少少震憾。


    老表比我年長,是我的表兄。他有一個弟弟比我小。我們自小一齊長大,一齊玩。我們從來沒有為爭一個玩具而吵架,可以說他一生人從未與人吵過架,包括親姊弟。


    青少年時我們各有天地,少見面。到初初出道工作,我們同在一個機構服務,表弟則去了英國讀書。那個時候最快樂。婚後,有自己的家庭,工作地方也分開了,但仍有來往,也算緊密。一九八九年,他撞了一趟車,盤骨以下左腿全碎。手術非常成功,祇不過行路一拐一拐的。一向自負、身體健碩的他,也不當一回事。我們眼中,他仍然健碩、能幹。最主要的是人緣好,是極好。一向言而有信,好助人,從不托手Z,從不甩底,守時,話得到做得到,常識極豐富,記憶力特強。這樣一個人,還有什麼好說呢?


    上一年他有了食道癌,惡夢就開始了。他吃不下也喝不下。最高磅數曾達一百六十多磅,五呎七、八吋,手瓜十五、六吋,半年間縮了三份一有多。


    最奇怪的是,以我與他的情誼,我早該為他做點什麼。我學密宗他也知道,但似乎佛法對他起不了感覺。他知道是好宗教,但他全無興趣。我自然不太積極告訴他什麼。所以他開始病的時候我竟全無想過為他做「護摩」,「護摩」是「火供」的梵音。有很多例子由「護摩」加持以控制病情乃至好轉,密宗在這方面由歷史上以至現代都有驗証。而我竟然在那個時候想不起來。直至前月我才為他做了一座。在座上我感應到「緣」不聚,那座「護摩」根本幫不到他,也許是太遲了。到後期,病情再惡化,祇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這段時間,他變成了另一個相,形消骨立,雙眼下陷,面部全無肌肉。這個時候他仍然吃不下,喝不下,而且開始呼吸困難。人最基本的要求,吃、喝、呼吸,他都得不著,與佛經所形容的餓鬼一模一樣。如果說業力,他今生所作所為絕不臻此。這不是往昔所作業力牽引至此?


    輪迴業力學說對不信佛教的人也許很難接受,但佛教所說的輪迴,並不受時、空限制。業力令緣聚則現。事實上時間與空間祇是人自以為實的錯覺。真實之中是沒有時間與空間的,是「空」,是「空相」。唯有「心」的覺受,是主觀覺受而非客觀覺受。即是說餓鬼與地獄並非存在於某個空間,並非於某個時間出現。而是個體的主觀具體覺受。旁人可能或不能感受得到。


    吃、喝、呼吸本來是現世間最基本最簡單的事情,老表為何會如斯困難?有人可能認為這祇是將輪迴業力套入去解釋一個病的現象,不可為証。但實則上是佛將真實情況用一套說話去詮釋,這就是業力輪迴的真實。現在世上還未有第二種詮釋更詳細合理去解釋現象。


    老表祇是一個例子。普天之下,單是香港,有很多人活在地獄道、餓鬼道、阿修羅道之中。祇要稍加觀察,不執著時間、空間,拿著佛經比對一下就會看到。


    我的少少震憾,就是佛經的描述竟然如斯清楚地呈現眼前。業力輪迴是如斯精確的理論。以前我也觀察,但從自己的老友身上觀察得到以至感同身受,這是第一次。


    到最後,他彌留之際祇有我在身邊,也是適逢緣法。當時他已經沒有了脈膊,但仍然搏命張著口吸氣。這是他的「識我」仍然不肯離開已經沒有生命的軀體,掙扎著。在那時我感到他「識我」的恐懼,因為面對一團漆黑。這是人人都有的「我執」。有「我執」於此時即有恐懼。心經言:「無有恐怖」,此是恐怖之最甚者。這個執著也令軀體大口大口地吸氣,其實不是真正的呼吸。也是我與他的一段善緣,以光明真言為他帶路。我離開醫院後不久,醫院就宣佈他的死亡。
不相信業力輪迴,可說是人生一大缺憾。不畏懼業力輪迴而為非作歹,實在是自作自受。任何力量都無法與業力抗衡,唯有願力。從大乘佛法的菩薩願力開始,發心夠大的話,也許可以抵抗業力牽引。尤其是死前一刻的恐懼,人平時無法經驗得到,時限一到,歷世的修為見真章。
(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