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劉坤昰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劉坤昰

算大運吉凶,切忌單純思考

    (論民初軍閥命造--韓復榘)


    學習八字方法論命,批算大運時,如果太過於求取大運是吉,抑或大運是凶。結果下來,很多時都會遺漏更多重要的變化。始終命運是十分複雜,並非每一命造十年下來一路平順/一直坎坷。命運永遠有很多變化;例如順運中途遇上逆轉,逆運中途遇上順轉,衣食運很好健康運則很差,健康運很好衣食運非常差……等等。

    例如在下於2019年6月,264期新玄機發表之「特朗普官祿運吉凶交錯」論其辛丑大運時提及:

   
「辛金食神合年上丙火,丑土會入時支巳火,這是一個很好情況,令到四柱皆旺,此乃大福臨門之象。可是獨論辛金食神,卻是偏印格局之大忌也,外表和順內裡手起刀落,一旦凶神性格發動,好人亦會變成壞人。坊間算命有很貼切的說話形容凶神;「有福之人恃著去害人,無福之人則被人害。」
    又大運丑土,六害月令午火。兼且沖日柱刑年柱,造成丑未戌三刑之凶。
    綜合以上分析,這個大運是吉事加凶事,只是兩者先後發生而矣。」
    又曰:「
明年2020「庚子」再傷甲午月提,2020庚子流年又為美國大選之年,選戰之路比起上次2016丙申年,肯定戰況非常艱苦,能否連任頗成疑問。

    結果下來:2020年11月大選競逐連任失敗,以232張選舉人票,大比數敗於拜登306張選舉人票。其餘將要面對銀行割席(即是要速速還錢)、稅務官司、以及其它排山倒海的官司。以上就是命運變化的寫照,一個大運可以包含吉事凶事,即使貴為總統,也並非一吉到尾。

   
參考連結:http://fengshui-magazine.com.hk/No.264-Jun19/A7.htm

    XXX     XXX     XXX

    還有一些情況,大運雖然吉凶並見,還有因為先天性格之毛病,加了一把勁,將自己命運一腳踢下深淵之內,弄得不能翻身。

   
前陣子看到一個片集,陽光衛視20週年經典展播:口述歷史。我的家人第十一集。乃其後人韓子華講述韓復榘。參考連結: https://youtu.be/iJbGA7MgS-g

    韓復榘原來是民國初年歷史人物,其命造見於民初命學大家徐樂吾著作,滴天髓補註之內,內文如下:

    辛卯,庚寅,庚午,己卯。此山東主席韓復榘命造,庚金生於寅月,身臨絕地。雖比劫疊見。而四柱無根。好在午中己土透出。寅中戊土長生。為絕處逢生。運喜扶身之地。交入乙酉。貴為主席。有由來矣。

   
    滴天髓補註 內文

韓復榘命造:

   

結構略述:

庚金生寅月偏財正格。
1.年辛月庚比劫並見並非幫身之物,反而大忌見之。蓋劫比者,一主貪慾心太重。二主父母、上司或長輩緣份有偏差。三主性格凡事以我為主、主觀、反叛、忘本皆是因此而來。
2.庚日自坐正官,官者律人嚴而己寬,於忌神時過度計較利害得失。又於命運容易判斷出錯,因而招禍上身。
3.干上辛庚庚,地支卯午卯疊疊互刑,風光之時「三台八座」(即是傍友)簇擁出入,落難之時無人為其求情。
4.此命雙卯臨身,乃正宗桃花夾命一種,可惜沒有文字資料以作印証其平日行為。從網上資料所示,他有三位太太,大房高藝珍,二房不詳,三房李玉卿。以上勉強作為佐證。

大運略述:

3-12歲己丑大運1894-1903:

大運「己丑」呼應於命盤之時柱己卯,此大運並無橫逆年月日三柱,乃安穩之運程。童年讀書該是有多少天份的。
其父韓世澤乃清末秀才,在村中開私塾。童年生活算是安妥。

13-22歲戊子大運1904-1913:

戊土雖為吉星,可惜命中無字,又與命盤構不上關係,吉星作用大打折扣。大運子水,刑入年日時三柱,命運面臨落差矣。

1910宣統二年,流年庚戌,因為家中環境貧困,離鄉投新民府陸軍第二十鎮四十協八十標第三營參軍。先前已述因為大運子水刑三柱,命運落差已是應驗。
流年戌土,大運戊土得用之地。又戌土合命盤四柱,運程變吉,故得衣食。

1911流年辛亥10月29日,韓復榘追隨馮玉祥,參予直棣省(河北)發生灤州起義事件。後於1912年1月10日被鎮壓因而失敗,韓復榘返鄉。
命中早已見辛為忌,流年逢之又有何吉可言?

民國成立後,韓復榘重歸馮玉祥所部,先後在第16混成旅及第11師升任軍職。但是資料未有確實年份。

23-32歲丁亥大運1914-1923:

大運之丁,丁火忌神未能剋著天干三金。
亥水食神,合年卯,合月柱寅木,合時柱卯木,這個大運,他的官祿衣食運程越來越好。唯是網上查找詳細資料則欠奉。

33-42歲丙戌大運1924-1933:

這個丙戌大運,丙合年干辛金,化凶為吉。地支戌合地支四柱,整體人生運程,可以說是呼風喚雨,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唯是午、丙相逢,又遇劫比成群,為命主造成思維失誤,判錯誤斷事情,造成日後之習慣成自然,因此招禍臨身。

1924甲子年,國民軍成立,韓復榘任國民軍第1軍第1師第1旅旅長。
甲木通寅,是年事業進步。

1925乙丑年春,升任第1師師長。
乙為命中兩卯之主,事業更進一步。

1926丙寅年,在南口大戰中,山西之閻錫山威脅國民軍後方,韓復榘和石友三率部迎擊。國民軍於同年8月放棄南口。張之江率本隊撤往綏遠省,韓復榘和石友三乃投閻錫山。
又同年9月,馮玉祥歸國舉行五原誓師,韓復榘重歸馮玉祥麾下,被任命為國民聯軍援陝第6路總指揮。
流年丙火七殺雖凶,合年命辛金化凶為吉。但是劫比成群,命中又有午火,令到陰神處處,處事出出入入,欠缺宗旨。官祿衣食雖可保,但是士大夫向來重氣節,更何況軍人!

1927丁卯年6月,國民聯軍改組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韓復榘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第6軍軍長,參加北伐立下軍功。10月,第二集團軍縮編,韓復榘任第20師師長駐紮鄭州。12月經馮玉祥推薦,韓復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但韓復榘失去第20師的指揮權,所部交與石敬亭。由此,韓復榘和馮玉祥暗生不睦。
流年丁卯,卯合大運丁亥,故任河南省政府主席。
大運丁,流年丁,命中午。被上司架空兵權,既是前因,也是命與運之所以然也!
補充:對上司心生嫌隙,因為一辛兩庚,陽刃比肩性格之故,凡事從「我相」出發思考,從不反省自己做過什麼前因!

1929己巳年,馮玉祥與蔣介石裁軍問題不和,矛盾激化,衝突不可避免。5月22日,韓復榘棄馮玉祥,率領第20師舊部投向蔣介石。
流年己土乃命中用神,呼應本命,加上大運丁亥,合年合月必遇貴人,吉兆也。流年巳火沖大運亥水,一主驛馬,二主低級錯誤之發生。

1930庚午年,爆發中原大戰,韓復榘任第1軍團總指揮,迎戰閻錫山之山西軍,立下軍功;同年9月,被任命為山東省政府主席。
流年庚午,乃呼應丁亥大運之吉兆。又流年午火,會合本命官祿之寅木,運程大旺合情合理。

43-52歲乙酉大運1934-1943:

大運乙木合月日柱兩庚金,這是十分吉利的。可惜大運酉金,呼應本命忌神。加上酉金沖剋兩卯木,又刑日柱午火,這是一個很大的凶局。這個大運究竟是福?是禍?其實只要想得通,一切凶險源自主角「酉金」。是吉是凶自然清清楚楚。

化解「酉金」造成凶險的方法;好好恪守宗旨,壓下反叛性格,戒功高蓋主,慎於盡忠職守,雖歷艱辛定可化險為夷。甚至乎放下功名利祿遠走他方,亦不失為持盈保泰之上策。


未論述韓復榘的命運之前,先為大家講一講,他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情,導致以後的命運出現重大變化?

1.韓復榘管治山東期,跟日本人秘密建立了聯繫。
2.驅逐了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軍軍長劉珍年,由此山東省成為韓復榘一人管治的區域,使到中央國民政府對山東省的統治完全無從置喙。
3.大力擴充軍隊,原有的三個師的軍力,擴充為五個師又一個旅,還編練了4路「民團」共計約6萬人。將山東發展成為自己的小王國,此舉引起蔣中正的不滿。
4.1936丙子年12月發生「西安事變」,韓復榘發電報支持張學良、楊虎城。根據他的幕僚梁漱溟稱:「韓在無意中得罪了蔣,乃西安事變……韓答覆一個電報到西安,韓復榘提議說,「怎麼樣處分蔣,我們大家開會商量」。這個電報發去不久,蔣介石已經平安返回南,當然亦已看到這個電報!
流年丙火合本命辛年,衣食運可保。可是流年子水刑傷大運地支酉金,加上子水刑沖本命兩卯一午,正是這個緣故,韓復榘犯上一個非常低級的嚴重錯誤!

頭三件事情都不是很大的罪過,可是第四件事情上,韓復榘卻是闖下彌天大禍。命理常言:「命運影響性格,性格影響命運」。他的陽刃比肩,令到他面對「西安事變」時候,可能想也沒有想到,今天坐上「山東省主席」寶座,全憑老闆蔣介石一手提攜出來。老闆發生大事吉凶未卜之際,除了沒有飲水思源,更是站出來道:「大家開會商量,怎麼樣處分蔣!」
試從蔣介石的角度看事情:昔日一手栽培,令到高官厚祿名成利就。今日吾遇大艱難,汝卻立刻反臉不認人。從前已兩次叛主(馮玉祥) ,今日亦來叛我!若然輕輕放過,將來會陷吾於如何境地?……以上的思維,能不心寒嗎?

所以每當陽刃比肩忌神主事,沒有好好用戒律修為來駕馭陽刃比肩,這兩星就是令到命主容易忘記飲水思源,再嚴重的就會忘恩負義,更甚者來個賣主求榮,賣友求榮,一點也不出奇。
再以正官七殺忌神來配合,不假思索、衝口而出、不計後果,則是順應劇情而矣。

1937丁丑流年,韓復榘的命運考驗來到了。流年地支丑土雖合大運酉金,但丁火之忌,未能剋制。之前提及「庚日自坐正官,於忌神時過度計較利害得失。又於命運時常易判斷出錯,因而招禍上身。」

是年7月7日爆發盧溝橋事變,日本帝國撕破臉皮大舉揮軍入侵中國。同年8月16日蔣介石向全國發表抗日宣言,將全國劃分五個抗日戰區,蘇北和山東省為第五戰區,任命韓復榘該戰區副司令官,以重兵堅守黃河北岸。但是短短一個月間,北京天津淪陷,日軍沿津浦線南下,先後攻佔保定、滄州,石家庄、張家口、太原。同年10月日軍前鋒第十師團,由磯谷廉介領軍直抵黃河岸邊,準備進攻山東。韓復榘帶兵前往津浦線桑園車站,會合從北京撤退宋哲元29軍,準備抗擊日軍進犯。甫接戰不久戰敗,韓復榘只好退回濟南。之後韓復榘帶領三個手鎗旅 ( 當時一個旅的兵力大約一千至二千人 )反攻德陽,戰果當然全軍非死即傷。
此時卻收到堅守山東的命令。同時卻調走韓復榘手下唯一的重砲旅,並且把駐守青島威海以鎮守海邊的猛將于學忠也調走了。當時中央軍兩次調兵,令到韓復榘只剩下手鎗、步鎗、機關鎗、逼擊砲這些低殺傷力武器,又如何抵抗日軍的裝甲師團,大口徑重砲?蔣介石不是省油燈,名義上利用抵抗日軍入侵,實際上乃是借刀殺人之舉,借此機會欲除去韓復榘。當然韓復榘被調走兵力時已經看穿其用意,心中早已非常不滿。

1937年12月23日,日軍第十師團渡過黃河,第二天(24日)韓復榘不作任何抵抗並率軍撤出濟南,僅留第20師孫桐萱殿後,採取焦土政策,燒毀市內所有政府建築物、火車站、日本領事館。12月27日第20師亦撤離,至此濟南淪陷。

1937年12月31日,韓復榘撤至大汶口,收到蔣介石命令指示:「增兵泰安,萬勿使倭唾手而得全魯。」韓復榘沒有按照指示支援泰安,反之一路退到山東省西南部的曹縣。

1938年1月初,蔣介石親自致電韓復榘,內容大慨:「向方兄(韓復榘的別字),這個戰爭以後怎麼打法。第一階段是日本人勝利了,下個階段怎麼打法。我們要開個會了,你要來,咱們要親自好好研究,你提些意見。」韓復榘聽到蔣說話很客氣不虞有詐。
1938年1月11日,韓到歸德出席軍事會議時,蔣介石於會上變瞼,指責韓「不發一槍,從黃河北岸,一再向後撤退,繼而放棄濟南、泰安,使後方動搖。」接着韓被押往漢口。同月24日,以違反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及十大罪狀,於武昌被鎗決,行刑時背後被打七鎗身亡,得年48歲。死於丁丑年,癸丑月,丙辰日。

事後,可能蔣介石礙於處理韓復榘的手法有點兒那個,特地發放十萬銀元予其家人以作撫恤。

註:( 乙酉大運資料,大部分來自口述歷史。我的家人第十一集。)

筆者按:

蔣氏採用的橋段,正如小說「水滸傳」故事很相似;朝廷對於一群山賊,未曾招安之時,是無計可施。招安之後懼怕又生叛逆。最佳處理方法,就是命令出征方臘。一場大戰之後,梁山泊108好漢,死剩42人,此後再無能力背叛朝廷矣。只是蔣氏中間枝節予人垢病。

至於韓氏,個人評論,若然韓氏用戰戰兢兢的心態行事,盡忠職守,謹言慎行,韜光養晦,切勿鋒芒外露,他的運乙酉運程,官祿衣食應該不成問題。
地支形沖,該是個人長期病患纏身,家宅六親不寧,尤其有部分女人,下堂求去、或是挾金逃逸。個人自身精神衰弱。可惜,這個世界有時候,是沒有如果。因為行差踏錯,皆因性格所累!

算命很妙的,於人生重要時候,下馬問前程並非迷信或盲目之舉。一字值千金,指點迷津,往後人生隨時大不同!
但是能否盡算得滴水不漏,還看福主造化。

萬法唯心,一切唯心做。

 (本篇完2021年3月) 

劉坤昰網址:www.liukunnan.com.hk

劉坤昰電子郵箱:Enquiry@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