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拜登、菅義偉、文在寅

 

    筆者按:搞預測研究,不可能沒有失誤,甚至是錯誤。對任何一個事物的預測,成功與否的幾率各佔一半。筆者從不喜歡當言之鑿鑿、鴻篇巨製、捋著杆子往上爬的事後諸葛亮。因為,筆者覺得:預測的本質就是「先」,先於事件之前才有其積極意義,才會對社會、對民族、對國家、對人類有其貢獻。預測本來就是成功與否的幾率各佔其半。先於事件「預測」,是對預言家研究成果的考驗。至於失誤,那只會是研究學問的動力。(摘自:朱樹松《中肯的評論,新年的鼓勵》2013年1月《新玄機》)

   
《易
˙繫辭》言「方以類聚,物以群分」;俗云「魚找魚,蝦找蝦,烏嘍油子專找蛤喇碴」。拜登上任幾個月以來,別的不說,僅在亞洲就興風作浪。雖已是「末路」之人,但還以「主子」身份先後會見了「小夥計」日本首相菅義偉和韓國總統文在寅,以殘陽之回光,去晃兩位不知趣的眼耳。而兩個「小夥計」國主,卻都受寵若驚,和主子一唱一和。難道不懂,懸崖(敗運)面前須勒馬,粉身碎骨可不是鬧著玩的。

    筆者在2021年2月發表在《新玄機》的《簡說拜登》中,就已闡明「拜登便是窮途末路之『接手』者」,「總統可不幹,保身最要緊」,和拜登為了拯救美國,將盡一切手段掙扎:「2021年,歲在辛丑;2022年,歲在壬寅。辛丑立夏以後至壬寅小暑之前,在此十四個月間(尤以辛丑寒露至壬寅清明間),為拜登『窮途末路』極端表現之頂峰時段。拜登為挽救已『渙散骨架』之美國,會一改『文雅』常態,使盡詐佞,並用極端手段……」。

   
筆者在2020年10月發表在《新玄機》的《菅義偉相運簡析》中說:「正所謂『財星官殺,觸怒強神,勢尤殆矣』」。「綜觀菅義偉運勢,登尖峭巔峰而無立錐,危乎於時傾,諸事不妙,不測百般,連任亦無望也。」

    筆者在2017年6月發表在《新玄機》的《飄風虎文在寅》中說:「更待流年火運一過,大運庚申生水發力,沖寅滅火,繼之流年濕土(己亥)金(庚子、辛丑)水(壬寅、癸卯)來臨,白、黑帝攜手行權,解凍之土複凍,暖融之水回寒,『冰霜欲結,更加之以水,則根不能存,形必亡也』。嗚呼!虎落平陽,群朋鳥散,不測接踵,乏善可陳矣。悲夫!」

   
而今,末路的拜登,不過曇花一現。陷身泥沼,腐根枯樹,怎奈將至的狂風暴雨之運。拜登治下的美國衰勢,早已積重難返,任其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濟於事。「小夥計」再仗衰主行事,跟著亂跑,是要摔趴下的。主子無運,隨者亦難,更何況己運也已頹敗,日、韓都應當醒醒了。「遠親不如近鄰」和「樹倒猢猻散」,這些個道理菅義偉、文在寅都應該懂得,孰輕孰重自己掂量掂量。千萬別「屎殼郎栓到鞭梢上——只知騰雲駕霧,不知死在前頭」,為時已經不多。因為,以中華為主的大運「九運」已到眼前!

 

(本篇完2021年5月28日撰於 濟南)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